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文化>>艺术

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弓子锣舞


来源:三都文化     作者:朱双平     日期:2017-04-10     阅读次数:15855 打印

微信图片_20170410185947.jpg

仲春过后,春阳渐暖,农村的”庙会“不断。而庙会上吹糖人,捏泥塑,卖棉花糖的,都会吸引孩子们的目光。这时锣鼓喧天,随着舞龙狮的出场,一下子增添了春日的喜庆和热闹,吸引了更多的目光。舞龙狮也成了我们童年时代挥之不去的美好记忆。如今,锣鼓喧嚣声渐行渐远。为了寻访这一民间记忆,我们一行来到了河南省禹州城西二十多公里的文殊镇坡街村,去寻访被称为“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”项目的弓子锣舞,去走近“非遗”传承人王振超的锣舞人生。

微信图片_20170410190001.jpg

禹州市文殊镇的坡街村,是一个名副其实的“坡街”。因为村子三面环山,中间地势平坦,而村子就恰巧位于中间的平坦地带,犹如一个小小的盆地,外面的人进村,要走坡路。村子里的人出去,也要走坡路。村子里的人出出进进,都离不开坡,“坡街”也就名副其实,实至名归了。坡街村历史悠久,人杰地灵。北面的涌泉河,世世代代滋润着这方土地上的人们。因此这里的人们更崇尚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,村里至今流传“绳李好置地,坡街好唱戏“、”坡街一敲锣,绳李跑的没一人”之说,一到春节,村子里耍龙灯、划旱船、跑竹马、扎彩门、摆龙盏、搭神棚、荡秋千等文娱活动的是应有尽有,热闹非凡。而在这众多文娱活动中,最热闹、最受群众欢迎的还是彩狮舞和弓子锣舞了。

微信图片_20170410190004.jpg

舞狮这一文体娱乐活动起源历史悠久,据说最早起源于远古时期。而坡街的舞狮队起源于何时?据村子里弓子锣舞上一代传承人孟凡殿老人的儿子讲,村里建”大庙“之时(村子里的一座古代关王庙,记载为元代所建),这里地广人稀,经常有野兽出没,惊扰百姓。当时的人们就用木棍敲击盆盆罐罐来吓唬野兽。久而久之,人们将此进一步改进,铸造了后来的”铜器“,即锣鼓。后来,遇到天气异常,出现旱涝灾害时,人们就再次敲击”铜器“,舞起狮子,在大庙前祈求风调雨顺,农民安居乐业。慢慢演变成了后来的舞狮队与弓子锣舞表演。

微信图片_20170410190007.jpg

弓子锣舞是坡街村铜器社首创,起源于清乾隆年间,距今已有三百年的历史。它的第一代传承人王风章,于公元1708年创立了弓子锣舞,至1746年的孟志高,又先后经过八代传承人,到1963年出生的王振超已经是它的第十代传承人。这种舞蹈样式的出现,最早是在单纯的铜器表演中,一些演员因为表演太累,需要休息之时,为了防止舞台出现”冷场“而出现的一种新的舞蹈样式。表演配乐演奏主要使用大鼓、大铙、大锣、大钹、马锣(又叫弓子锣)、手钹、咣咣铙(大铙的缩小型)等乐器,依照曲谱演奏配乐表演。是一种集铜器演奏、舞狮及舞蹈表演相结合的一种民间舞蹈表演形式。是中原地区的稀有舞种之一。

微信图片_20170410190010.jpg

弓子锣舞的第十代传承人王振超向我们介绍了弓子锣舞的历史发展,他说弓子锣舞最初只是简单的双人对舞,以简单的”小车舞步“为基础,一人打小镲,另一人背负用竹子做成的弯弓,弯弓的一端扎在后腰间,另一端伸向前面,并在前面挂着一面小堂锣。演员左手握小堂锣,右手拿着小锣槌,身穿花花绿绿的演出服装,头戴花帽,然后根据简单的鼓乐节奏,做出各种滑稽的动作,用来吸引观众的目光。

微信图片_20170410190013.jpg

后来,随着观众观赏要求的不断提高,老辈艺人又对弓子锣舞进行了进一步的完善,由原来的双人对舞,发展到了如今的四人、六人对舞。舞蹈动作也在原来简单的”小车舞步"上进行了大胆创新,独创了”凤凰单展翅“、”凤凰双展翅“、"凤凰三点头”、“二龙戏珠”、“大闹天宫”、“天女散花”、“哪咤闹海”、“三英擒吕布”等精彩动作。乐曲伴奏也由原来的鼓、镲,增加了锣、钹、大镲、小镲等乐器的配合使用。演出的曲谱,原来几近失传,后经过第九代传人孟凡殿老人根据老艺人对演出使用曲谱的记忆,进行了进一步整理、总结,创作出了八个新的曲谱:有《鸳鸯涛》、《五虎下西川》、《锣鼓套》、《回春套》、《下西川》、《狗撕绞》、《大上桥》、《老照顾》等曲谱,使弓子锣的演出形式更加丰富多彩,富于变化。

微信图片_20170410190017.jpg

一份耕耘就有一份收获,一份辛苦就有一份回报。随着演员演技的不断提高,坡街弓子锣舞在河南省内的表演中多次获奖,并代表禹州市甚至许昌地区参加外出表演。在2001年12月,弓子锣舞被河南省文化厅列为“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”项目,弓子锣舞作为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,开始受到政府的保护和支持,禹州市文化局还为坡街的铜器社添置了新的铜器。可是,当我们走近弓子锣鼓的传承人王振超时,他却向我们道出了如今弓子锣舞面临的困难。

微信图片_20170410190021.jpg

如今,最要紧的是新老接替出现了断层。现在舞蹈队里人均年龄50岁,年龄最大的有七十多岁,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局面。因为如今的年轻人知道,仅仅靠演出不能养家糊口,只能外出打工。其次,演出经费紧张。一场有一定规模的演出一般是四十五人到七十人之间,队伍庞大,相应的演出开支也大。有时演出所得费用,用在添置铜器和衣服道具上就已经花去大半,能分给演员的所剩无几,有时仅是一盒烟或一瓶水。不过,村民们仍然能够倾力支持演出。由于资金等原因,村子里连一个存放铜器的安全场所都没有。舞狮队里的演出家什如今只能放置在可靠的表演者家里。

微信图片_20170410190025.jpg

但是,传承人王振超及坡街村党支书的乐观精神却深深感染了我们,他们说坡街村是一个文化氛围深厚的大家庭,村民们最讲团结。因为不管是过去,还是现在。只要是村子里商量的是大家伙的事情,老少爷们儿都是不计得失,大力支持,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。相信坡街村在村委的领导下,会走出一条富民的新路子,坡街村的明天会更加美好!


[责任编辑:孙 帅]

上一篇文章:高源:“快乐数码书法”创始人的文化担当
下一篇文章:《赠友人》